您所在的位置:乌鲁木齐 > 亲子乐园 > 正文

校园里 那些你逃不过的伤害


  1、长得太高的毕淑敏

  毕淑敏,心理学家。她11岁时个子很高,在班级很抢眼。

  毕淑敏的音乐老师,梳着长长的大辨子,两个深深的酒窝,笑起来十分漂亮。

  不知为什么,这位漂亮老师横看毕淑敏不顺眼,右看毕淑敏不舒服。她当着同学们的面,把毕淑敏赶出学校里的合唱队,斥骂毕淑敏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。

  从此,毕淑敏就不会唱歌。

  这位音乐老师还曾愤怒的打量着毕淑敏,喝斥道:你小小年纪,长这么高个干什么?

  毕淑敏吓坏了,她无法把身高再缩回去,只能弓起身子塌着腰,希望能够让老师满意。

  此后,毕淑敏从少女到成年,都保持着这个难看的姿式。

  就这样她失去了青春。


 


  2、想卖锅盔的刘仪伟

  主持人刘仪伟,小时候上课写作文,题目叫《我的志愿》。

  刘仪伟写了,他的志愿是,长大后成为一个卖“锅盔”就是四川烧饼的人。老师看到作文忧心忡忡,把刘仪伟狠狠的批评了一顿,又找到刘仪伟的父母,语重心长的说:我们希望,你们家孩子能够成长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
  成年后的刘仪伟,说什么就明白不过来,卖锅盔怎么了?怎么就对社会没用了?


 


  3、不该怕冷的麦家

  麦家,著名作家,拍了一大堆谍战局。

  他小时候,还没有改革开放,是个斗争的年月。麦家全家倒霉,爸爸是右派,外公是地主,两顶大帽子,让他抬不起头来。

  麦家上学的记忆,就是被污辱的记忆。上小学时,外边下雪,他站起来把窗户关上。老师问他想干什么,他说怕冷。

  于是老师得意的问他:你头上两顶黑帽子,还怕冷啊?

  麦家还是个孩子,不敢吭声。多年后他长大成人,拿起笔来感谢老师,对老师说:你个狗日的!

  4、我们不会比他们幸运

  毕淑敏,刘仪伟,麦家,都是很优秀的人。但他们终生,走不出少年时代的痛楚羞辱。

  毕淑敏是成年之后,对自己完成痛苦而艰难的心理分析,才从小学时代的噩梦中挣脱出来。刘仪伟则发现,他的一个同龄人就是卖锅盔做到资产上亿,因此他愤怒的指控老师:你让我失去了成为土豪的好机会!

  至于麦家,他将小时候老师的羞辱,视为黑色的太阳,将他的生命长年笼罩。

  在我们的生命里,老师的影响力不亚于家长。但他们没有从老师那里得到启蒙,没有得到教益。得到的只是羞辱,只有羁绊。正如麦家所说,与他而言,教育只有负面的力量。只是因为他们不甘被毁掉,花费一生精力,才从这种恶的教育中挣脱出来。

  但普通人呢?

  他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


 


  5、没有来由的仇恨

  我认识一个女孩,很聪明,但学历不高。性格也倔,动辙和人顶撞。

  她的这种性格形成,是有原因的。据她说,小学时,她的成绩非常好,在班级里洋洋得意,出尽风头。但很不幸,新来了个班主任。

  新班主任第一次走进教室,就用不屑的眼神盯着她,说了番她完全听不懂的话。大意是班级里有人自以为了不起,老师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,同时老师号招同学们不要怕,老师给大家撑腰,要勇敢地跟这种人做斗争。

  然后老师解除了她的班长职务,另找了几个同学,组成一个羞辱小分队,每天轮番羞辱她。嘲弄她的穿着,讥笑她说的每句话。而她全然懵懂,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,又不敢跟父母解释,学习成绩一落千丈,每天生活在惊悚恐惧之中。

  这女孩一辈子,都困惑不已,不明白那个老师为什么如此恨她。但这种无由的仇恨,彻底扭曲了她,让她一生无法解脱。

  6、这样的老师有多少?

  曾读过一篇不是太出名的作家的文章,同样是写学生时代老师对他的伤害。可能是他的相貌,非常符合老师所认为的坏孩子。所以班级里大事小事,老师都要把他叫起来,臭骂一顿赶出去罚站,而事实上,那些事没一件和他有关系。

  上学时最大的痛苦,是无法在老师那里获得公正评价。很长时间以来,他都是意志消沉,没精打精,感觉自己这辈子没什么希望。因为每一次考试,无论他如何努力,成绩也上不来。

  等他上了高中,才突然醒过神来,实际上,那个老师是有意把他的成绩压得低低的。让他产生一种无论如何努力,也无法改变的错觉。老师为什么这样做?他完全不明白。

  这位老师不只是羞辱他,似乎要刻意羞辱每个家境不好的孩子。挂在他嘴边最喜欢说的话是:你爸爸妈妈都是捡破烂的,你将来也是个捡破烂的命!

  这是个残忍歹毒的老师!

  而且这样的老师,并非是孤案。


 


  7、顺利成长是侥幸

  顺利成长的人生,是非常侥幸的。

  从幼儿园开始,到走出校门进入社会,这期间会有上百名老师,击鼓传花一样把我们往前传送。人生最幸运的,莫不过是遇到位真正理解自己的老师,不幸的是,就如同毕淑敏、刘仪伟或是麦家这种情况,遇到一位或几位,在你身上发泄怨怒或仇恨的老师。

  在伤害面前,孩子是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。尤其是这种伤害是在隐密之中进行,如烧红的刀子慢慢割入心肌,你却连喊叫都无法发出,因为你还小,不懂得自己遇到了什么。

  当你明白的时候,伤口已经形成坏疽,许多人一生的岁月,就是承受着这无言的剧痛。能够破围而出,自我疗愈者,少之又少。

  8、绝望的希望

  我们的经济发展超常规,我们的教育是蜗牛。

  教育方面的社会投入太少,官方舍不得在别人家的孩子身上花钱。许多地方的老师待遇极低,这就意味着进入门槛也不会太高。每年的国考都是一次轰动事件,但从没听说老师的招聘,会引来万人空巷。

  这就意味着,如毕淑敏、如刘仪伟、如麦家等人的遭遇,仍然在你视线无法触及的地方,悄然发生。孩子的心,比蛋壳更脆弱。一次伤害,就意味着终生。没有人肯帮助他们,只能指望他们自行救助。

  这其实是一个很绝望的希望,因为要让这个社会,把全部的关注转向人性的脆弱,还需要更多的时间。

今日推荐更多>>

    <%#d1.jrrj %>

图说天下 更多>>

    <%#d1.tptj %>

微新闻 更多>>

    <%#d1.xwtj %>
新ICP备10001213号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新)字第66号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(3110483)
Copyright © 2004 - 2014 www.wlmqwb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 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和镜像